服务项目
民事调查
商业调查
保镖服务
商帐管理

全国咨询电话:021-57636967
总经理电话:021-57636967
总经理手机:13585873382

商业调查

民事调查
商帐管理
保镖服务






 


 
  当前位置:首页 -> 上海保镖公司新闻 -> 行业新闻 -> 上海保镖公司“保镖乎——钱云会事件教训之七”
   

上海保镖公司“保镖乎——钱云会事件教训之七”

更新时间:[2012-7-6]

  钱**事件,警方无论现场调查工作步骤及进展过程是否严谨与完善,都在被戴上了指示的脏帽子后,被愚蠢的指挥逼上了悬崖、撞进了死胡同,百口莫辩,哀哉!

  今天,我们来谈现场的保安,这么多保安出现在现场,从现场勘察的角度,我们不能忽略这个问题。

  关注钱**事件的人士应该记得,钱**在遭遇“车祸”时,现场附近有车辆,车辆里坐有保安。事后,其中有几个保安承认目击了“车祸”后的现场,在央视新闻调查“钱**之死”节目中,他们一字排开地站着被集体接受采访。

  这个现象很奇怪,它让我们觉得,这些人在歪曲保安二字,保安队伍并不是兵不兵、警不警的队伍,保安接的是百姓的地气,干的和说的都是老百姓的事和话,可镜头前的、法庭上站的他们实在是不能与保安队伍的称谓相称,这很有辱于许多从事保安工作的人。

  警察自有严格的纪律和职业恪守,士兵更是训练有素。难道浙江乐清的保安是一支地方武装队伍?我们没有证据胡乱冠以打手之类的说辞,我之所以在想保安——保镖乎?是我看错了吗?没有!这支队伍的人员的的确确倒更像是保镖

  为什么村民都说钱**是被特警按住的,为什么村民说特警打人,而政府却在辩是证人打警察,而且让关健证人都获刑入狱,总之,我们看到的听到的一切都大相径庭甚至截然相反。想想吧,政府与百姓难道不是一家人?不是鱼水关系?乐清保安,请问你领谁饷,你保哪方、你安哪家?难不成你吃的是天粮穿的是地衣?不是笑你,你还真不知道自个儿是谁家的队伍!

  一、央视新闻调查披露现场保安见死不救,临阵脱逃。

  这支打着某事保安公司名号的上百人的保安队伍,从负责的到队员,在钱**事件中,个个都是置百姓安危于不顾,不仅见死不救,还怕挨老百姓的揍撒丫就跑,任由现场治安秩序事态发展、矛盾升级。

  请看央视新闻调查“钱**之死”的文字记录

  解说:保安们说,钱**出事那天,由于下雨没有施工,所有队员坐在几辆中巴车上休息待命。中巴车停在肇事车的车尾方向,距离肇事地点大约有四五十米。其中一辆车上有一位名叫郑元章的保安,事发时碰巧下了车。

  郑元章():当时我就是想下车到对面去小便。

  记者:正好下车?

  郑元章:对。刚走两步,然后就听到刹车的声音,然后回头一看,然后那个人已经在车底下了。

  解说:郑元章跑回车里告诉了其他人,有的保安就下车跑过去看。

  张回():我以为他是在开玩笑,我说不可能的,我就过去看,那个人压在轮胎下面。

  小蔡():当时我们队员有两个下车的,我就把他们喊回来了,当时我也下去了。

  记者:为什么想把他们要叫回来?

  小蔡:没有队长命令我们是不能下车的。

  解说:正在附近巡逻的队长小孙接到队员电话,也迅速赶到了现场。

  小孙:走近车头看了一下,驾驶室两个门是开着的,车是发动着的,里面没有驾驶员。

  解说:当时,他们都看到有一个村民,冲到路中间大声叫喊。

  小孙:有一个高个子,一米八左右,一米八多,他脸朝着村里面在叫。

  解说:他们看到的人,就是钱成宇。随后,村民就和保安发生了冲突。

  小孙:我看了下这个人,确定应该已经死亡,然后我转身就打110电话,打完电话转头回去的时候,就那个高个子他就说,就这个,打电话这个,具体什么原因我也不知道,然后被四五个村民围着就打。

  记者:那是把你误认为?

  小孙:那我就不知道了,他就说打电话这个。

  记者:那后来这个误会怎么解释清楚的?

  小孙:没有解释,他们围着我就打,把我金项链都扯走了,几个队员看到我被打,他们从车上就下来了,把我拉开,拉开以后我就跑,高个子手里不知道拿着什么东西,我看不清楚,我一边跑,他后面一直追过来,把我追到大概一百多米的时候,又被他们抓住了,又被暴打了一顿。

  解说:这些保安的服装,袖标上有"警察"字样,这违反了《人民警察法》,属于非法穿着警服。有一个传言说,现场当时迅速出现了不少特警,并和村民发生冲突。按照时间推断,传言中的特警,可能就是这些保安。

  小孙:砖头什么东西都是乱扔过来的,我们用盾牌挡,一边挡,一边退出来的。

  记者:然后呢?

  小孙:然后我们就跑了,我把整个队伍全部撤走了。

  我大凡要是个男人,我终要找到小孙这小子,抢了他的金项链,然后奉给钱**的老子钱顺南。一个因看到自己村长被压在车轮下继而冲到路中间大声叫喊的人及随之而来的村民与现场保安发生冲突,追本朔源,谁之责?

  对此,我们不禁要问,某事保安公司是家什么性质的公司,他们的编制如何,他们的职责有哪些,他们的工作任务是什么,他们的财政来源是多少,他们有主管和监督部门吗?

  继而再问,乐清还是人民政府吗,某事保安公司还是政府部门的吗?不是,请不要打着某事保安公司的旗号;是,就要为老百姓着想,为人民服务,以维护地方治安秩序为本,将人民安危系于一胸。

  二、乐清法院庭审记录现场保安戴盔执盾,看家护院。

  钱**事件发生时,现场有车辆有保安,都声称知晓维护现场并奉命执勤,却不保护时发的“交通事故”现场,不顾人命关天,不去救死扶伤。不能说这离现场不远的“一百余人”的保安都成了睁眼瞎,但起码都是吃饭不问事的货。

  请看来自乐清法院的庭审记录:

  第一项证据是一组证人证言,包括吴浅浅、张回、郑元章、小孙、施林云、小蔡、赵锋、姜协珞珞等八个证人的证言。其中吴浅浅的证言在卷宗第七卷的第1到16页,张回的证言在第七卷的18至26页,郑元章的证言第七卷的第28至42页,小孙的证言在第七卷的第44至66页,施林云的证言在第七卷的第69至80页,小蔡的证言在第七卷的第76至84页,赵锋的证言在第七卷的第86至89页,姜协珞珞的证言在第七卷的第91至94页。这八个证人均是交通事故后最先到达事故中心现场的保安,其中,小孙是保安部经理,施林云是保安队队长。这八位证人均证实,2010年12月25日,因建筑施工故聘这些保安进行现场保护,其2010年12月25日当天因为下雨便没有施工,吴浅浅、张回、郑元章、小蔡、赵锋、姜协珞珞与其他保安100余人距离事故现场30至50米外的中巴车上,在寨桥村路段待命,施林云、小孙坐巡逻车在虹南大道巡逻,在中巴车上待命的郑元章下车小便,发现有交通事故发生,就回车上去说,车上其他保安才知道发生了交通事故,再下车去看。上述八个证人证实,2010年12月25日9时多寨桥村路段有交通事故发生。

  第二项证据是证人钱成宇的证言。钱成宇是寨桥村村民,其证言在卷宗的第四卷第5至14页,证实钱成宇从事故现场前方虹南大道南侧往北侧走的时候,发现其左侧有辆工程车逆行慢慢开过来停下了,当时呢,其不知道发生了事故,走到道路北侧的路口时候其发现车轮底下压着一个人,看见是钱**之后就在车头前叫起来,过两三分钟,看到工程车后面走出四个着保安衣服的人,他们往车后的方向走了,后来村里就出来很多村民,保安当时在事故西侧的道路上,距离事故现场有二三十米远。其当时和村民说村长被车子轧了,还和村民说了车后走出四个人的情况,没有说过“村长被人抬起来被车轧死”这样的话。当时,其叫起来以后有两名妇女跑出来看。

  诉讼代理人质证

  第二,这个吴浅浅的证言,2011年1月3号16点20分,讲到,“后来到上午8时来380名保安人员,乘坐四辆中巴车到现场执勤。”那么,从所有的证据当中都可以看到,现场当天其实没有什么事情发生,那为什么有380名保安到现场?到底想干什么?然后再吴浅浅的证言当中,他看到一个村民,个子高高的,打着伞,站在事故车头右侧位置,在那又蹦又叫。

  那么,想必这个人是钱成宇,所以钱成宇作为目击证人是可以的……

  证人张回2010年12月27日11时多的笔录:“我没有看到事故发生的经过,我车上的郑元章当时下车到公路对面小便,看到了事故发生的经过,他回到车上告诉我们前方一个人被撞死了。”

  那么,请法庭可以播放第7段视频,后面被撞了之后,是有一个人跑过来的视频,但是,据我初步观察,这个人是不是这个?按照钱成宇的证言,他看到的保安都是戴头盔的,但是在这段录像当中我没有看到这个戴头盔的人。

  郑元章,证人证言当中所谓的第一个目击证人,2010年12月28号上午11时40分左右,第4页:“大货车停住后,从左前方下来一个人,我当时很紧张,这个人的特征不注意。”

  那么请注意,如果费良玉是从右边下来的,那么对他来说,那就不是左前方,是右前方,因为他们是车的屁股后面。那么请法庭可以放录像,如果这段录像是真的话,保安会是在车的车尾,人在走,那么他们看到的左前方,应该是车子的左侧,这又是这个录像和费良玉的陈述不一致。因为他是保安所说的第一个目击证人。

  然后请法庭注意是是,他们提到的是4个保安,但是在这个录像当中可以看到,是黑压压的一群人,这是,这个法庭可以有限地播放,我可以提供仔细观看。

  那么,我还请法庭记录一下,既然公诉人提出有利害关系的人可以出庭作证我可以认可,但是有利害关系的人的证言证明力是有限的,那么乐清保安公司,这些人都是乐清保安公司,乐清保安公司是谁聘用的呢?是蒲岐镇政府和港口管理委员会聘请的。那么,蒲岐镇政府和钱**之间的关系恐怕不需要我多讲。所以这些保安,而且是,一度钱成宇指称可能是疑犯之一。

  公诉人:反对。审判长,诉讼代理人刚才所指的这些保安与这个事故并无任何关系,保安,刚才公诉人所出示的这些证据均证实交通事故发生的这个,有交通事故发生,就证实这一项内容,其内容大部分与质证意见无关。

  法官:反对有效。诉讼代理人,你对这方面,主要案件事实的方面。

  诉讼代理人:对,我是评论这些证据是否有效,法庭的这个指示我听懂了。

  我们看证人小孙的证言。小孙,2010年12月29日上午作的证,这是乐清保安公司保安的证据。问你们保安公司与蒲岐镇政府是否有劳务合同,“没有,我们只是有口头协议,等执行任务完毕算工资时,再补登一份合同,以往也是这么操作的。”“21日进场施工第一天,白天是200人,上班也100人,下半夜60人。”所以我们认为还是有一定利害关系的。

  公诉人:审判长,公诉人再次反对。这个保安的事情,当天为什么有那么多保安到现场,与本案是没有关系的。这么多保安,完全是因为其他的事情到现场的,什么保护施工的事情,跟本案无关,与交通事故的证据,交通事故的发生、经过事实是没有关系的。作为诉讼代理人,反复讲这些与案件无关的质证,请法庭予以制止。

  诉讼代理人:审判长,我说明一下啊。本案,为什么检察院公诉人提交给法庭的证据……

  法官:诉讼代理人,诉讼代理人,再次提醒一下,本案的事实,就本案的事实发问。

  法官:不要对本案进行评论。

  诉讼代理人:让我把话说完。如果这些证据和案件无关的话,公诉人为什么要提交给法庭呢?为什么要复制给我?正是因为有关的,你作为证据提交,我当然也可以质证,你今天对你不利的你就要收回,说不是证据,与本案无关……

  法官:不是、不是证据,不是不是证据,不是不是证据。

  诉讼代理人:这不是证据吗?我念的不是证据吗?

  法官:不是说不是证据。

  法官:我告诉你就是说,对本案有关系的你可以发表评论,因为证据是有效力的,证明的问题是另外一个事情。

  诉讼代理人:那警察为什么要问这些问题?警察问这些跟案件无关的问题干什么?警察问了我就……

  法官:你就你就这几个质证的案情……

  诉讼代理人:对,我就是讲……

  法官:不要讲××的事情,再次提醒,诉讼代理人。

  诉讼代理人:我不服。我抗议。首先,我为什么说抗议,这是质证……

  法官:你再××,到时候把你记下去。

  诉讼代理人:诶,你要帮我记下去为什么我要抗议的理由。这是警察问的问题,警察认为跟案件有关,我也认为跟案件有关,公诉人认为跟案件无关,难道一定要按照公诉人的说法来审案吗?就把全部不想听的话全部抹杀掉,在法庭上该说的话应该让我们说,畅所欲言。这才是和谐社会。

  法官:你还有什么,对这些证据还有什么问题?

  诉讼代理人:有。证人小孙的证言。1月2号12时,第5页讲到:“你们在现场穿的什么衣服?”答:“我穿黑色上衣便服,施林云是穿紫色的上衣便服,驾驶员穿作战服,特保队员穿作战服,戴半盔,拿盾牌,保安人员穿黑色作战服,戴钢盔。”请法庭再播放一下第7段录像,你去看看后面那一群人有一个戴头盔的吗?一个都没有。这不是保安队长说的吗?我没有说录像,我只是质疑这录像和你的证言对不上,证据拿到庭上本来就是给人来质证的……其他证言当中也存在和录像不符的情况。我希望法庭认真审核录像和证言,依法正确公正地认定证言。完毕。

  我们再来看央视新闻调查和乐清法院庭审记录:

  解说:传言中的两位目击证人,都说自己没有看到事发经过。不过,据钱

  成宇描述,当时现场还出现了四个保安,他们是谁,为什么会在那里出现?警方称,经过调查,在场的保安属于某事保安公司,当时正好在事发地附近有工作任务,没有证据显示他们和钱**之死有关。我们来到某事保安公司,在场的几位主要人员接受了我们的采访。他们说,从12月21日开始,虹南大道要铺设电缆,聘请他们公司去维护施工。

  小孙(队长):这个路段受到村民有些不让它施工,万一施工的时候,村民过来闹或者怎么样,我们去阻拦一下,保证这里施工能够顺利地进行。

  记者:你们每天的工作状态是什么样的?

  小孙:我们一共是一百来人,一辆车是十个人、二十个人,有施工的话,我们就派几个人下去看看,巡逻一下。

  解说:钱**的儿子钱成旭在接受采访时也提到,这几天这个路段的确一直有不少保安。

  钱成旭(钱**之子 乐清市蒲岐镇寨桥村村民):出事前,大概6天前,我们这边有三个路口,一个路口最少有一辆车还是两辆车,保护好现场,这6天都在马路上的。

  “第四项证据是一组证人证言。包括证人蔡云龙,这个人的身份是乐清市港湾区建设管理委员会的工作人员,蒲岐镇工作人员袁××出具了情况说明,还有证人施永钢,电力公司工程管理部负责人这种身份的证言。这三个证言在卷宗第六卷的第16至18页,第二卷的第70页,第六卷的第81至85页。证明寨桥村路段因施工占用道路南侧的四分之一,并有安排保安保护施工,2010年12月25日因下雨,现场留有100名保安看护施工设备。”

  既然他们是保安,又违反什么《人民警察法》的,那么,从起因上讲,现场证人和村民到底是专门袭警还是拼命保护现场的;是追打凶手,还是被凶手暴制的?为什么连“肇事者”费良玉都说:那儿停了好几辆车,当时有一个人,我也不清楚是警察还是保安,然后就到车子跟前看了一下,那个村民上去可能要阻挠他,他们就是人越来越多,完了砖块什么的就飞起来了。

  事实是,一个被村民拼命得以保护的“交通事故”现场,车在尸全,办案人员居然众口一词自毁自辱,我们有理由质疑这其中肯定出现了问题!为之阻力?因之压力?

  乐清“12.25”会因钱**死了、费良玉判了,证人入狱了,再加上村民被封口了,这就能糊弄得过去?

  保安——保镖乎?这不是钱**事件之教训是什么?

  这个世上没有呆子,只有骗子拿人当呆子。


热门关键词:上海保镖公司:http://www.shbaobiao.com

 
首页 | 公司简介 | 联系我们 | 公司新闻 | 服务项目 | 服务案例 | 委托流程

 

版权所有:上海沪杰保镖公司  全国咨询电话:021-57636967  沪ICP备14002076号-3
百度地图 Google地图 ROR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