服务项目
民事调查
商业调查
保镖服务
商帐管理

全国咨询电话:021-57636967
总经理电话:021-57636967
总经理手机:13585873382

商业调查

民事调查
商帐管理
保镖服务






 


 
  当前位置:首页 -> 上海保镖公司新闻 -> 行业新闻 -> 基辛格忆71年秘密访华 保镖见中国人就拔枪
   

基辛格忆71年秘密访华 保镖见中国人就拔枪

更新时间:[2012-6-28]

凤凰卫视6月23日《我的中国心》,以下为文字实录:

解说: 1968年3月31日,美国总统林登·约翰逊表示,美军将会逐步撤出越南战场,并且宣布放弃竞选下任总统,越南战争成为美国1968年总统大选的最重要议题,在政坛沉寂多年的美国共和党人理查德·尼克松,一跃成为最有力的竞选候选人,因为他的背后有一位强大的军师,他的名字叫亨利·基辛格。

曾子墨: 中华人民共和国自成立之日起,就跟美利坚合众国断绝来往,这一断,就断了22年,1971年7月16日,这两个不相往来的国家,突然公布了一则公告,震惊了全世界公告一共两个内容,一是7月9日到11日,美国总统的国家安全事物助理基辛格博士,在北京跟中国总理周恩来进行了密谈,历史性的大跳跃,在全世界打磕睡的时候悄悄发生了。第二个内容是周恩来总理代表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邀请尼克松总统与1972年5月以前的适当时间访问中国,就这样这两个身处不同阵营,在意识形态上相互抵触的国家开始在忐忑不安中慢慢靠近,代号为“波罗行动”的改变历史的旅程,充满戏剧性的开始了。

解说: 1968年5月13日,美国和北越外交官员在巴黎开始了正式的和谈,希望结束越战,尽管双方仍然用尖刻的语言互相攻击,但是北越方面的代表阮友寿暗示,即使美国继续轰炸越南共产党,他们也仍然会继续和谈。这个绝密的信息被当时已经成为尼克松竞选顾问的基辛格得知,他协助尼克松制定了尽快结束内战的竞选口号和计划,使得尼克松成功地当选了美国总统。美国的政坛变动,对于太平洋这一端的中国却没有甚么大的影响,因为两国本来就身处敌对的两个国际阵营中,资本主义的美国和社会主义的中国,相互之间因为互不接触,而充满了偏见。

基辛格(时任美国国家安全事务助理): 我们对中国很不了解,中国当时是个很穷的国家,对世界经济没有太大影响。

阎学敏(前中央乐团乐师): 美国人的印象就是这样的,美帝国主义是纸老虎,是这个万恶带天的这个敌人,这个完全是我们要打倒美帝国主义。

塔尔波特(前美国副国务卿): 我除了会讲“打倒美帝国主义”之外,几乎什么中文也不会讲,重点是那是一个完全迥异的时代。

解说: 1950年中苏签订《中苏友好同盟互助条约》,苏联开始对中国提供大量的技术援助。

阎学敏: 因为那个时候跟西方国家呢,第一没有什么外交关系,第二呢也没有什么来往,那么来往最多的就是东欧这些社会主义国家,还有就是苏联老大哥。

解说: 1950年6月25日,朝鲜战争爆发,中苏已经签订的同盟条约派上了大用场。

陈昊苏(中国人民对外友好协会会长): 这个非常重要,最实际的结果就是中国当时在朝鲜战争上,在朝鲜和美国为首的联合国有一个较量,那么苏联是站在中国这边的,所以这个抗美援朝的战争,当然是以中国和朝鲜为作战的一方,和美国联合国军作战的另一方,苏联是给予中朝以战略上的支援。

解说: 1950年5月13日,朝鲜战争爆发一个月前,当时的朝鲜最高领导人金日成秘方北京,通报了准备进攻南方的计划,在此之前苏联领导人斯大林已经表达会支持朝鲜,但是中国政府并没有承诺会全面协助朝鲜,当时仍在哈佛大学国防研究项目中担任负责任的基辛格,对中国开始有了深入的了解。

基辛格: 我本来以为联军向鸭绿江的挺进,是其决定性的因素,正是美国人的这一轻率举动才引发了中国的反应,但当你仔细研究后,你就会发现事情并非如此,事实是当朝鲜入侵了南部之后,出乎中国和苏联的意料,杜鲁门决定向韩国派去部队,但很快他又做出了一个他自己认为是“调和”的举动,派遣第七舰队进驻台湾海峡,并宣称说这是为了防止任何一方受到攻击,不论是对台湾,还是对大陆。

解说: 1950年6月26日,美国总统杜鲁门命令驻日本的美国远东空军协助韩国作战,6月27日再度命令美国第七舰队驶入基隆、高雄两个港口,在台湾海峡巡逻,阻止中国人民解放军渡海进攻台湾。

基辛格: 在中国人看来,这就意味着美国重新介入了他们的内战,而这一举动极大地影响的海峡两岸关系,同时也影响了朝鲜的战局,他们的这次“入侵”计划,或者不管你们怎么称呼朝鲜的行动都好,其决定是在我们的舰队,进驻台湾海峡之后一周内就做出的,当时我们的部队还在釜山边线的后面。

解说: 1950年10月,中国作出了“抗美援朝,保家卫国”的决策,迅速组成了中国人民志愿军入朝参战,曾经在抗日战争中帮助过中国人民的美国人,就这样和新中国在朝鲜战场上兵戎相见,而这时中苏关系却越来越热络,直到赫鲁晓夫上台。

何亮亮(时事评论员): 毛泽东非常不喜欢赫鲁晓夫,因为赫鲁晓夫全面否定斯大林,因为赫鲁晓夫推动了苏联的自由化,或者是改革,那么这是一方面。可是另一方面呢,赫鲁晓夫确实对中国是有那种大国沙文主义的态度,他也不喜欢毛泽东。

季塔连科(俄中友好协会会长): 我们是住在一个世界,在这个世界有发展中的国家,在这个世界有帝国主义的发达国家,有社会主义的国家,你不愿意跟他们(来往),这是早就提出了,列宁已经提出了,就是这些国家这些制度是应该用在经济上、在文化上、在学术上互相比赛的,老百姓知道,在这个比赛中谁得胜,老百姓就支持谁,不是战争问题。

何亮亮: 但是当时中国还是比苏联激进,比方说很有名的赫鲁晓夫和尼克松的那个“厨房辩论”,那个“厨房辩论”很有名的,但是中国是以一种,赫鲁晓夫他还是有点气愤,因为他对那种美国展示自己的生活方式,他被它激怒了,他说我们也可以有这样的厨房,但是当时在中国的这种官方的媒体主流的意识形态,认为无论是美国还是苏联,你们这些东西都是骗人的,完全是否定它。

解说: 1968年,尼克松在基辛格的辅助下成为美国总统的时候,中苏之间已经由热转冷,中苏大论战更是给两国关系火上浇油,到了1969年,中苏在意识形态上出现的差距越来越大,最终将这两个国家推向了战争的边缘。

何亮亮: 我们只知道局势紧张,我们只知道战备,我们只知道可能明天要打仗,可能世界大战要爆发。

基辛格: 但中国人会采取心理上的战术,来应付这种风险,这是因为他们更重视对敌人造成的心理影响。

解说: 最紧要关头,两国还是决定以和为贵,于是在中国北京的首都机场有了一场非常机密的会谈,1969年9月11日,苏联部长会议主席柯西金,在参加越南领导人胡志明的葬礼后,路过北京和周恩来会晤,而这个消息首先是在香港的大公报上被发表。

基辛格: 在美国的历史上,根据美国人的经验,任何遇到的问题都被证明亿能够解决的,我们可以调用资源,在有限的时间里彻底解决面前的问题,而在中国历史上,没有什么问题是可以“彻底解决”的,在中国人看来任何一种解决方案都会带来一系列其他的问题。我们通常为,对于面临的状况可以有单一的角度去理解,而中国人则会从不同的角度,更复杂地去理解这个问题。

解说: 1969年10月20日,中苏边境谈判在北京举行后,中苏边境冲突开始和缓。

俞邃(俄罗斯科学院远东研究所荣誉博士): 那么经历过中苏到中俄关系最后确定珍宝岛属于,应该归还中国,但是这个武装冲突的本身只是两国关系恶化的一个缩影,是两国关系恶化到极端的一个表现。

解说: 刚刚当上美国总统的尼克松,和他的国家安全事务助理基辛格却从这场冲突中发现了一个能够创造历史的绝妙机会。

艾加祖丁(巴基斯坦历史学家): 一个重要的讯息需要被传递,在尼克松总统与叶海亚·汗总统的第一次接触之后,那是拉合尔的秋天,1969年9月,美国总统尼克松来巴基斯坦访问,他向叶海亚·汗总统表示想要联络中国领导人,因为他清楚周恩来总理和叶海亚·汗总统两人之间的亲密友情,他婉转的向巴基斯坦提出,是否存在一种可能性,透过一条秘密管道和中华人民共和国进行接触。

解说: 当尼克松在1969年秋天,首次向巴基斯坦总统叶海亚·汗,提出想要与中国开始接触的时候,叶海亚·汗深知这件事非同小可,因为这两个原本水火不容的国家想要尝试打交道,不仅对于政府来说是巨大的挑战,民众能不能接受这个巨变也是成事的关键。

艾加祖丁: 因为很显然这是一件极不寻常的事情,美国民众还不接受,总统甚至都还没有咨询过国务卿的意见。

解说: 当时担任国务卿的是威廉姆斯·罗杰斯,他曾在艾森豪威尔政府中担任要职,外交经验丰富,但是尼克松和罗杰斯在对待非洲裔移民的政策问题上,存在着尖锐矛盾,罗杰斯认为非洲裔移民将会对美国的发展起到巨大的推动作用,但是尼克松却认为这种作用要到500年之后才会显现出来,因此尼克松在很多重大事件的决策中,更看中国家安全事务助理基辛格的意见。

基辛格: 我们当时主要是从三个方面来看待这件事,一方面这可以牵制苏联,一方面这可以孤立北越,还可以向美国人民说明,哪怕在一场意见分歧的战争中间,政府也能够提出一个深思熟虑的和平方案。

艾加祖丁: 叶海亚·汗总统很谨慎,他后来私下里告诉我,当时他提醒尼克松说,只有美国人是严肃认真的,他才会促成此事。

解说: 1969年8月2日,已经下定决心的尼克松访问罗马尼亚。

艾加祖丁: 尼克松就是尼克松,他离开拉合尔之后就去了布加勒斯特,在那里他请求马尼亚总统齐奥塞斯库,来联络中华人民共和国,提出同样的建议,当中国接到两个方面的讯息后,中国回复美国,我们还是希望通过巴基斯坦进行接触,而不是通过罗马尼亚。

解说: 1970年2月14日,经尼克松批准基辛格在联合国成立25周年之际,向中国领导人发出了第一个由巴基斯坦传递的完整口信,表示“如果北京愿意的话,尼克松总统准备开辟一条从白宫直通北京的渠道,除了白宫,外界对这一渠道将会一无所知,我们保证对此有完全的决断权”。可是1970年4月30日,美国出兵柬埔寨,使战争烽火燃遍了整个印度支那,中国政府作出了反应,取消原定于5月20日举行的第137次华沙会谈,而且不再答覆通过巴基斯坦捎来的尼克松总统的口讯。

1970年秋天,尼克松决定再次努力向北京传递口信,他仍然还是请巴基斯坦总统叶海亚·汗帮忙,口讯是,“美国已经决定使对华关系正常化,并且愿意派遣一名高级官员秘密访华”,1970年11月,巴基斯坦总统叶海亚·汗,应邀对中国进行国事访问,中国国务院总理周恩来陪同,在这次访问中,周恩来回复叶海亚·汗,中国愿意与美国政府开始接触。

曾子墨: 中美之间的互相试探经历了一年多时间,虽然双方都有接触的意愿,但是面对美国政府反复多变的政策,加上一个有了半辈子来反共的总统尼克松,中国方面格外小心谨慎地处理,来自美国的每一条信息。直到第31届世界乒乓球锦标赛,中国乒坛名将庄则栋,大胆地握住了美国运动员科恩的手,这个意外出现的互动被敏感度非常高的毛泽东和尼克松紧紧抓住,而接下来的事情就改变了整个世界的历史。毛泽东后来把这个过程称为小球推动大球”。

解说: 每年的3月是日本最美丽的季节,1971年3月28日,樱花盛开的名古屋迎来了第31届世界乒乓球锦标赛,在毛泽东和周恩来的直接过问下,中国乒乓球队在与世界乒乓球赛绝缘六年之后,重返世界乒坛,这也是中国自文化大革命开始以来第一次参加世界性的体育比赛。

比赛期间,中国队的大巴车正准备从训练场赶往体育馆,这时一位美国运动员格伦·科恩急着要去体育场,误打误撞地上了中国队的大巴车,等他发现上错大巴时,汽车已经关门开动了,科恩只好跟着一起走,10分钟过去了,两边都没有理会对方,还有5分钟就要到了,这时坐在车厢后座的庄则栋向他走了过去。

庄则栋(前中国乒乓球队队员): 我就过去找了翻译,我说你叫什么名字?他说叫科恩,我说美国政府虽然对中国不友好,但是美国人民都是中国人民的好朋友我说为了表达我们中国人民对美国人民的友谊,我说我送你一个礼物做纪念,我就是这么说的很简单,也很真诚的,我说的也是,说完了以后,他呢那个翻译就说你知道送你礼物是谁吗?他说知道世界冠军庄则栋,我说祝你们在比赛打得好,就是我这么一说,他一祝贺这就到了比赛馆了。

解说: 到了体育馆,庄则栋等中国队队员立刻投入到了紧张的赛前准备和比赛中,没有比赛任务的科恩,则一直在旁边守候着,想要回赠庄则栋礼物,科恩向结束了比赛的庄则栋打招呼,把他待到记者接见室,作为回礼他拿出一件睡衣,旁边陪同的一个中国代表团官员拉了拉庄则栋的袖子,但是庄则栋没有理会,之后美国乒乓球队团长哈里森突然主动求见,哈里森提出了惊人的要求,希望中国能够邀请美国乒乓球队访问中国。

庄则栋: 当天晚上副团长找我谈话,我一进门就说你先看看这个,我一看我们俩在头版头条上有我们俩照片啊,我说这怎么了,我们副领队就跟我说,副团长就跟我说,小庄啊,你千万可不能再跟他来往了,这事可闹大了,当时我也不服气啊,我说团长,我说不是毛主席说了嘛,要把美国政府中决定政策的人和下面的普通工人相区别,我说我怎么刚一区别您事就闹大了,我一说呢领队他无言以对,但是呢领队反应特别快,小庄你们这比赛任务这么繁重,你们集中力量打好比赛,这个政治上的事情我们帮你处理,你看好不好啊?那你说领导这么说了,我还能说什么呢,我说好吧,我说我集中力量打好比赛,这就对了,以后你别跟他往来了,我说不跟他往来了。

解说: 1971年4月6日,新华社编译的关于庄则栋与科恩接触的参考消息,送进了中南海毛泽东的办公室,这天晚上11点多钟,毛泽东做出了一个重要决定,邀请美国乒乓球队访问中国。

牛军(北京大学国际关系学院教授): 毛泽东对这个消息非常关注,所以实际上是在4月6号,毛泽东就一直把这个件放在手里没有批,然后在4月6号晚上他已经批了,他就说那个是叫送主席圈阅吧,他在那个主席两个字上画了个红圈,等于就是说他同意了这个不邀请的准备,他说把这个送下去,就把这个送回去。

但是到了晚上根据那个他的保健护士吴旭君后来回忆,他吃了安眠药以后,就是他睡觉以前要吃安眠药,吃完安眠药以后嘴里有些话不清了,突然说叫吴旭君就是告诉他们请他来,因为这个时候因为毛泽东是有规定的,吃完安眠药以后说话不算数,他吃完安眠药以后说的话不能算数,这是规定。

吴旭君当时听明白了说请美国代表团来,她说这个批件刚批下去他改主意了,又是吃安眠药以后说话不算数,她说到底送不送她很犹豫,她说到底往不往下传,后来这个时候她就可以我再问问主席再确认一下,又问说您是不是这个意思,完了那个当时毛泽东说就是,毛泽东说又把那个话重复了一遍,重复完了说你赶紧去,不然来不及了。

解说: 毛泽东的这一决定让尼克松都感到惊讶,尼克松说我们从未料到对华的主动行动会以乒乓球队访问的形式实现,1971年4月9日,美国乒乓球代表团一行15人踏上了中国的国土,他们所到的第一站是中国的广州,基辛格在后来谈到,这次访问让我们看到一个美国人踏上中国的土地是绝对安全的,中国是一个友好的、文明的国度。

4月14号下午,周恩来在接见美国乒乓球代表团时说,你们这次应邀来华访问,打开了两国人民友好来往的大门,就在同一天在太平洋的另一端,美国总统尼克松发表声明,宣布结束已经实行了20年的对华贸易禁令,放宽对华货运和航运管制,美国乒乓球队成功访华,让美国的尼克松和基辛格,中国的毛泽东和周恩来都看到了改善中美关系的可能性,接下来尼克松的特使如何能够进入中国,和中国领导人面谈就为关键。

2007年美国传记作家罗伯特·达利克,撰写了一部现代美国外交决策内幕的回忆录,书中提到尼克松和基辛格之间关系微妙,对彼此是既欣赏又憎恨,而且两人都是工作狂,尼克松自己的早餐和午餐,往往只用5分钟,而基辛格的几位助手都曾经累倒在办公桌前而被送进医院。但是基辛格代表尼克松出使北京一事,却充分显示出尼克松在处理外交政策时,离不开基辛格。而周恩来在1971年4月21日,通过巴基斯坦总统向美方发出的邀请信中又明确提出,“重申愿意公开接待美国总统特使,如基辛格博士,或美国国务卿甚至美国总统本人来北京直接商谈”,尼克松则立即回应,提议“由基辛格博士同周恩来总统或者另一位适当的中国高级官员,举行一次秘密的预备会谈”,基辛格在6月15日以后来中国。

艾加祖丁: 在基辛格博士的事情上,从美国方面来说亨利·基辛格很骄傲尼克松总统对他的信任,尼克松总统也想要他参与整件事情,所以从一开始尼克松就不介意他不是前往中国的第一人。

解说: 尼克松明白他现在要做的最重要的事,是将全世界蒙在鼓里,另一方面尽管基辛格对密访中国充满期待,可这个一直与美国为敌的国家到底会怎么对待他?他心里毫无把握。

艾加祖丁: 叶海亚·汗总统告诉我,基辛格启程去中国的前一晚,曾经向他表达过对自身安全的担忧,他问叶海亚·汗将军,能不能和他一起去?叶海亚·汗总统说我不能,我是总统,如果我离开国家3天,人民会有疑问的,基辛格说那好吧,派你的一位将军跟我一起去。叶海亚·汗总统说,周恩来总理向我保证了你的安全,你没什么好担心的。

解说: 1971年7月9日清晨四点,巴基斯坦首都伊斯兰堡的查克拉拉机场,机场军用区里停放着一架巴基斯坦国际航空公司的飞机,当时谁也没有想到飞机里有几个中国人,正在等待着基辛格的到来。

艾加祖丁: 从巴基斯坦这方面来说,我们负责后勤安排,确定飞机没问题,因为在飞行过程中不能和飞机联络,同时也因为我们是当时唯一能够直接飞到北京的航空公司,机长是阿布杜拉·白格。

解说: 当时在飞机上的有唐龙彬,时任中国外交部礼宾司副处长,欧美司司长掌纹章文晋,礼宾司副司长王海容,英文翻译唐闻生,他们是外交部秘密派往巴基斯坦接基辛格到北京的特别小组。

唐龙彬(时任中国外交部礼宾司接待处副处长): 一进了这个停机坪满场都黑暗,专机早就停在那里,专机也是把灯也关掉了,把飞机上的所有的窗户都关闭,上了飞机我们就在前舱的附近在那里等候,大概是凌晨的4点十几分钟吧,15分钟,4点15分钟这样子,没到两三分钟就看到有两辆黑色的车,就朝专机的方向开来。到了这个舷梯附近就停下了。

那么先从车的前门打开出来的是一个细长个子的一个人,我们一下子就认出来这是巴基斯坦的外事秘书苏丹·汗,不到几秒钟就是从后座的车门打开以后,出来了一个肥胖的,矮矮的肥胖的一个人。那么等他一转过身来,我们一看就知道是基辛格博士本人了,因为事先我们已经通过新闻片、照片就认识他的样子,那么他就一一跟我们握手。那么当时给我的印象呢基辛格这个手又粗又有力,神态也非常精神吧,所以当时我觉得握手的时候,心里在想这个西方外交家,恐怕不是那么好对付的。

解说: 当时机上还有一位中国民航管理局,第一飞行总队长徐柏龄,他是专门派来的领航员。

艾加祖丁: 他完全不知道基辛格博士会上飞机,他只是听说是一位非常重要的人物,但不知道是谁?所以当他看见基辛格博士走进机舱的时候,他才意识到发生了甚么事。

唐龙彬: 当时我就一看,我从服装上当时也是给我留下深刻印象,什么呢?就美国这六个人呢官员都穿着黑色的笔挺的西装,黑皮鞋,深色的领带,那我们这方面再看看呢,我和章文晋两个人也是穿着黑色的中山装,黑色的皮鞋,王海容和唐闻生她穿的制服也是米色的制服,气氛也很严肃,双方都很谨慎。

艾加祖丁: 最初基辛格有两个保镖跟随他,当他们看见来自中国的主人在飞机上,出于本能马上拔出枪戒备,基辛格说不要这样,他们才走上飞机安心坐下。

唐龙彬: 飞机就按照预定的时间4点半准备起飞,平稳了以后我们双方就挪到一个桌子上坐下来,美国人坐一边,我们坐一边,当时双方都有那么也霎间的紧张拘禁,因为章文晋临走之前总理对他有个交代,你是主人哪,你要主动一些,章文晋正要开口说话这个基辛格马上抢过来就先说话。

这个还是比较老练的西方外交家,他就指着唐闻生说南希·唐,叫唐闻生,叫南希·唐,很高兴见到你呀,当时我们还没有完全反应过来,稍微一愣,唐闻生马上就解释,这是我在美国的名字叫南希·唐。因为呢,唐闻生是出生在美国,长大在美国,一直到十几岁才回来。那基辛格马上就接着一句话说,南希·唐,你在美国有竞选总统的资格,我就没有这资格,因为基辛格他是出生在德国,当然他们根据美国的宪法规定,制度规定他是不行,这个话匣子一下就打开了,这个气氛也就轻松起来,双方都大笑了。

艾加祖丁: 当飞机起飞以后,在北京和伊斯兰堡之间没有任何的通讯,所以飞行途中没有传递任何的信息,这是为了防止俄罗斯和印度从中截获任何的信息。

解说: 空军一号飞越中年积雪的喜马拉雅山进入中国领空,急于打破坚冰的美国客人,开始兴奋起来了。

唐龙彬: 为了安全起见,我们还安排了空军的两架战斗机护航,安全降落,这个飞机一落地的时候,首先是美国那6个官员热烈鼓掌,因为在西方人里都有这个习惯,坐飞机一降落地面他们认为平安无事了,顺利抵达了都要鼓掌,但是我当时我发现这个洛德大使呢更是鼓掌得热烈,他们都停止了,他还继续鼓掌,当然我们当时也跟着一起鼓掌了,祝贺这次平安抵达北京了,洛德大使更是热情,更是热烈。

基辛格: 当时洛德是我的主要助理,我们的想法以下事情足以说明,当我坐在后面的机舱休息时,他特地坐在飞行员旁边的位置去,这样一来他就可以夸口说自己才是第一个进入中国的人,我们知道这将是一个令人铭记的事件,但想不到它是如此的令人震撼。

解说: 准确地说洛德大使应该是第一个进入中国领空的美国官员,基辛格博士是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第一个踏上中国领土的美国官员,更是第一个向中国领导人伸出友谊之手的美国官员。基辛格远涉重洋秘访中国,显然还肩负着更为艰巨的任务,在北京的48小时里,基辛格先后同周恩来会谈17个多小时。中方参加会谈的有叶剑英、黄华,熊向晖和章文晋等,美方参加的有国家安全委员会高级成员霍尔德里奇,主管印度支那事务的官员斯迈泽,和基辛格的特别助理洛德等。

唐龙彬: 因为我们这个工作人员我没参加会谈,不能够在里面待得很久,等就绪坐上一开始讲以后呢,我就要准备离开了,准备离开这个会谈的厅,那么在这个迄今我还听到他们说了一句,就是这个基辛格就说我们很高兴,来到中国这样一个神秘的地方,总理也很泰然的,很有政治家的风度说是啊,一旦你了解了中国的情况,你就不会再认为这是神秘的国土。

解说: 显然美方为这次会谈进行了充分的准备,基辛格这位以随机应变著称的老练的外交家,不停地翻动着面前厚厚的一叠讲稿,而周总理面前仅放着一张钓鱼台宾馆的便签,上面只有短短的两行字。

唐龙彬: 当时(基辛格)就很不好意思,就对总理就说了,总理先生,总理阁下很对不起,这是我秘书给我准备的一些文件和谈话要点,我不得不要照着这个念,总理就很泰然地就说,我们可以自由的放松的交换意见嘛。

解说: 基辛格表示美国承认台湾属于中国,美国将不再与无中国为敌,不再孤立中国,在联合国内将支持恢复中国的席位,但不支持驱逐蒋介石集团的代表,美国准备在印度支那战争结束后一个规定的短时期内,撤走其驻台美军的三分之二,至于美国和蒋介石政府签订的《共同防御条约》,美国认为历史可以解决这个问题,同时双方也进一步商讨了中美两国领导人的正式会晤,谋求两国关系的正常化发展。

芮孝俭(前美国驻华大使): 当基辛格博士第一次访问北京在1971年7月,这件事震惊了全世界,因为当时不仅中美之间是敌对国家,而我们和台湾还有正式外交关系,台湾那时声称是全中国的政府,所以对此大多数国家都是无法想像。

解说: 根据“波罗行动”的日程安排,基辛格一行比较要在伊斯兰堡时间11号的中午赶回巴基斯坦,准备出现在那100多名还蒙在鼓里的随行人员面前,然后中美双方最后一次会谈安排在11号的早上8点,此时,在新闻公报的措辞上,双方还没有达成一致。

唐龙彬: 尽管我们在外面等候,但是内心都是比较着急,能不能保证按时完成,我就在他们会议厅门口来回走,一直谈到10点半过了,我这真是有点着急了,已经都按照预料时间已经超过了,快到11点钟,我听到里面有人站起来,站起来的声音,我马上就把那会议厅的门就打开,一看大家都站起来,一看中外官员都是满脸笑容,总理也是满脸笑容,基辛格也是笑容,那么当时那次翻译是冀朝铸在当翻译,他就马上给我点点头,我就知道这个协议肯定达成了。

解说: 在神秘失踪48小时之后,基辛格回到了巴基斯坦,“波罗行动”圆满结束了,与此同时,白宫也收到了基辛格的密码,“Eureka”找到了,仅仅5天之后,尼克松坐在了全国广播公司的播音室,5点45分全世界观众从美国总统那里获得了基辛格访华的惊人消息。

尼克松(时任美国总统): 我要求占用这段电视时间,是要宣布为了世界的持久和平,我们做出努力的重大发展,正如我在过去两年内多次指出的那样,如果没有中华人民共和国,以及7亿5000万人民的参与,就不会有稳定而持久的和平,正因为如此我在好几个方面采取主动行动,以打开实现两国关系正常化的大门。

基辛格: 我们都很幸运,因为在人的一生中有多少机会能够去做真正特别的事情,去做真正会对世界产生重大影响的事情。

解说: “波罗行动”成功六个月后,空军一号降落在北京,美国的尼克松总统与周恩来总理实现了跨洋握手,结束了中美两国22年不交往的历史。

施燕华(前毛泽东英语翻译): 你应该不得不佩服尼克松这个战略眼光,因为他尽管他反对共产党,反对共产主义,但是从美国的利益出发,美国的战略利益出发,他必须要同中国打开关系。

芮孝俭: 当时没有一致的反应,不过整体的反应,无论国会还是美国民众的反应,都认为这样做是对的,所以基本上是正面的反应。

布热津斯基(前美国总统安全顾问): 欧洲国家当时持欢迎的态度,因为他们已经和中国建立了关系,日本人则和我们一样,视之为与中国重新建立关系的起始点。

小仓和夫(前日本外务省中国课首席事务官): 两个地方让日本感到震惊,第一个是日本一直在力争帮助“中华民国”,保住在联合国的席位,而日本与美国属于同一阵营,可美国却没有通知日本,这属于背信弃义的行为。

中曾根康弘(前日本首相): 当时日本确实受到很大冲击,日本也想日本也得抓紧了,我们认为时代在变化,我们不赶快同中国恢复邦交就晚了。

施燕华: 这一建交,然后还有好多其他西方国家,建交的建交,升格的升格,都是因为这个尼克松访华而引起的。

基辛格: 在我个人的一生中,我把首次访华视为一个高峰,也是我政治生涯的最高峰,但我从来没有宣称中国的成就有我一份功劳,中国的成就是靠他们自己取得的,靠中国领导的远见卓识,靠中国人民的贡献,我只是想打开美中关系的新篇章。

曾子墨: 几百年前意大利商人马可·波罗踏上未知的东方之旅,历尽千辛万苦来到了传说中的神奇中国,开启了西方了解东方的先机,而尼克松和基辛格认为,基辛格的秘密访华之旅,与马可·波罗这样都是一次开创历史的尝试,就这样原本存有隔膜的两块土地之间搭起了一座沟通的桥梁,后来基辛格这样说光是中美接近,就会使国际形势产生革命性的变化,对此连我自己也认识不足。


热门关键词:上海保镖公司:http://www.shbaobiao.com

 
首页 | 公司简介 | 联系我们 | 公司新闻 | 服务项目 | 服务案例 | 委托流程

 

版权所有:上海沪杰保镖公司  全国咨询电话:021-57636967  沪ICP备14002076号-3
百度地图 Google地图 ROR地图